围场一线手记 | 巴库,没有最疯狂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6-27 19:35

  疯狂,是今年的阿塞拜疆大奖赛。但是起初,基调并不是这样的。 

  对于第一次到巴库的人来说,充满了不确定,但如果去年已经去过,就淡定了许多。 

  因为航班有限,所以车队会组团包机,比如梅赛德斯、红牛、威廉姆斯就在周三晚上一起抵达。比赛在城市的街道上,所以周末活动区域不大,无需租车。包括车手在内,车队的驻地不是新闻中心所在的某国际连锁酒店,就是围场另一头一号弯边的另一个大品牌酒店,或者位于城堡所在的老城边。于是出了机场后,车队人员排队把各自的行李摆进大巴车底,然后依次上车,就像集体出游的学生一样。 

  F1车队作为职业运动队,跟足球俱乐部、奥运代表团一样,集体出门时极其注意形象,统一穿着,彰显了车队风采,当然也满足了赞助商曝光的需要。不过,如果赛后是红眼航班,那就可以随意一些,毕竟比赛之后,所有人都累了。 

  巴库虽小,景点也单一,但还是要逛的。周三午饭时间刚过,博塔斯偷得半天闲,同训练师Antti Vierula来到老城区。迎面走来,芬兰人老远就露出了标志性的微笑。我们聊起了那场不可思议的勒芒,他还特地恭喜两辆来自中国的赛车拿下全场第二、三名。 

  博塔斯游巴库 

  然后,我们说起今年巴库的比赛会不会精彩些,毕竟去年谁都想守株待兔等别人犯错,结果无聊透顶。博塔斯耸耸肩,表示不知道别人的想法,但至少他不希望是排成一条长龙。寒暄之后,两个芬兰人继续像游客一样观光,在那些古老的军事器械和城墙前拍照,享受着清闲的时光。 

  赛道风情 

  赛道风情 

  赛道风情 

  对于车队和车手们来说,这是一个很安静的周末,没有重大的商业活动需要照顾。事实上,整个围场都显得特别清静,哪怕伯尼夫妇和弗拉维奥布里亚托雷都受邀到了巴库。前者来也悄悄,去也悄悄,一直坐在F1官方的休息室,没有给任何媒体成为标题党的机会。 

  伯尼一家(来自GrandPrixPhoto) 

  相反,新掌门人切斯凯利反倒时常在围场里走动,手中不是端着咖啡——包装上很像某S开头的品牌但没有Logo,就是带着一瓶水,但总是孤身一人,没有任何助理。尽管如此,除了摄像师和摄影师,没有记者上前搭讪采访,都默默地观察着他的举动。 

  切斯·凯利 

  罗斯·布朗与熟人打招呼 

  不同于他的前任,这位F1新当家人上班、下班都没有专车在围场里等候,而是挎着单肩公文包,步履匆匆,倒是罗斯布朗每走几步,总免不了跟老熟人攀谈几句。周六排位赛前,当天演唱会嘉宾“黑眼豆豆”乐团在梅赛德斯吃午饭——也就是媒体和车队人员的简餐,汉密尔顿作陪,而凯利也特意赶来简单地寒暄,尽管他可能识别不出谁是谁,而“黑眼豆豆”也不认识他。 

  汉密尔顿与黑眼豆豆 

  切斯·凯利 

  除了“黑眼豆豆”之外,阿塞拜疆大奖赛主办方还请来妮可谢辛格和玛丽亚凯莉,其中谢辛格和“黑眼豆豆”都在周六排位赛后上台表演,凯莉则在周日压轴。这个演出阵容一出,就引来了关注,因为汉密尔顿和谢辛格之间的前情侣关系。然而,除了当晚在舞台上,哪里都没有“小野猫”的影子,而演唱会现场也没有捕捉到汉密尔顿的身影。 

  玛丽亚凯莉 

  总而言之,没有任何预兆显示,周日的比赛会出人意料。一方面,法拉利本赛季第一次在轮胎工作温度的窗口上遇到了麻烦,而梅赛德斯汉密尔顿拿下杆位的优势巨大;另一方面,就算车手们普遍表示不会过于保守,但赛前说里卡多、博塔斯、斯特罗尔会站上领奖台,没人会相信。 

  6月的巴库,天气算得上炎热,而比赛周末,一天比一天热。周日,阳光直射下,就像一个烤炉,哪怕500米之外的里海上吹来阵阵海风,但下午2点30分F2第二回合进行时,赛道温度达到了57摄氏度。虽然阿塞拜疆大奖赛的开始时间是下午5点,但气温只有小幅回落,使得发车区变成了名副其实的”BBQ Grid”(烤肉格)。 

  车队的技师们早就准备好散热装备,来给赛车降温,而有些人实在忍不住,先给自己凉爽一下。为了对付炎热的天气,红牛在指挥墙上装了四台电风扇,虽然看上去没有梅赛德斯指挥台上的空调送风口那么高级,但效果很直接。或许,这成为里卡多最后获胜的原因之一,至少红牛的指挥团队没有热昏头脑。 

  Grid Girl 

  没有想到,比赛里第一个“昏头”的是博塔斯。发车后,在争抢第二的位置时,他在2号弯前刹车太早,所以在弯心里松开了踏板,而这并没有帮助他领先同胞基米莱库宁出弯,反而把后者推上了墙,自己右前轮爆胎,而且造成7号法拉利赛车左侧底板损坏,碎片落在赛道上。当时,两个芬兰人基本都没法去争取胜利了,博塔斯回去换胎后落到了最后一位。与此同时,如果在传统的封闭性赛道上,这些碎片可能很快就被吹到非赛车线,但街道赛并非如此。 

  然而真正的疯狂,是红牛二队的科维亚特埋下的种子,他的赛车罢工后停在了难以清理的位置,让赛会出动了安全车。看过一年前那场狂野的GP2的人都知道,安全车正是出发所有事故的源头。因为一号弯前的直道足够长、大部分路段足够宽,当安全车让赛车的距离缩近后,激发了每个人的野性。 

  这一切,去年第一次在巴库比赛的F1车手看在眼里,都在等别人出错,但是今年他们原原本本地复制了疯狂的比赛。印度力量的佩雷兹和奥康的“内战”,不仅两败俱伤,还让莱科宁成了无辜的受害者,尾翼和右侧底板损毁。在某种程度上,这三辆赛车的“牺牲”,促成了博塔斯相对较为轻松地就冲到了靠前的位置。 

  小车迷(来自GrandPrixPhoto)  

  但是,最让人大跌眼镜的,就是汉密尔顿和维特尔之间的冲突。至于汉密尔顿是否真的试探了维特尔的刹车,维特尔为什么要并行与英国人理论,之后到底是怎样撞到对方,最终都不重要了,因为他们都是这场比赛里的输家,赢家只有丹尼尔里卡多,以及新秀赛季登上领奖台的兰斯斯特罗尔。 

  里卡多与斯特罗尔(来自Red Bull Racing) 

  因为维特尔赛车上车载摄像机的视角无法清晰地显现德国人操控方向盘的动作,所以他是否真的主动打方向去撞汉密尔顿,成了千古迷案——当然只有他自己知道。但是,这个举动和结果无疑都有潜在的危险性。虽然当值FIA赛会干事做出了他们认为公正的处罚,但这无法改变媒体、车迷以及当事人双方都有各自的观点。而此前还互相恭维、惺惺相惜的两位世界冠军,接下来的关系会变得如何,也只有拭目以待。 

  最终,这场疯狂的比赛后,里卡多、斯特罗尔是最笑得合不拢嘴的人,而博塔斯也能为自己后来居上的表现感到满意。 

  斯特罗尔在蒙特利尔第一次拿到F1锦标赛积分,在巴库至少进入前十也绰绰有余,而领奖台真是天上掉下的大礼。不过,纵观周末三天在赛道上的表现,18岁的加拿大人非常稳定,没有犯任何错,考虑到这是一条从未驾驶过的赛道,而赛季开始后围绕他的质疑声,本场比赛他拿出了真正配得上F1比赛车手的水准。赛后,斯特罗尔的“富爸爸”喜不自禁。当儿子开完最后一次工程会议后,老斯特罗尔临走前向在场的每一个人道谢,好像是自己登上了领奖台一样。 

  阿隆索祝贺斯特罗尔(来自GrandPrixPhoto)  

  不过,更加疯狂的事情,就是迈凯伦在8场比赛过后完成的总里程数总和超过了年度排名第三的红牛!阿隆索和范多恩在巴库为车队实现了2017年第二次双车完赛,而维斯塔潘经历了连续二场退赛,所以迈凯伦-本田总圈数达到716圈,红牛只有685圈。这恐怕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更有甚是,阿隆索为车队在本赛季第一次拿分,而赛后他竟然表示自己应该能赢下比赛! 

  迈凯伦主题房 

  迈凯伦主题房 

  赛道夜景(来自GrandPrixPhoto)  

  巴库的上赛道元素 

  如今,所有的疯狂归于平静,只待不久之后再战红牛环。 

  责任编辑: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